第350章司徒博到訪

作者:蘿小黑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oxynxr.icu ,最快更新重生之大少奶奶不好惹最新章節!

    木語花和丹青、香巧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木語花看著院子里的凄冷,輕嘆一聲,沒有直接回到房間,而是走到院子的亭子里坐下來。

    木語花抬頭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丹青和香巧,伸手指了指石凳,說:“別站著了,坐下歇會兒吧!”

    丹青也沒有拘禮,倒是直接坐在了木語花的身邊,香巧看了看丹青,沒有說什么,猶豫了片刻,坐了下來。

    木語花雙手托著腮幫,胳膊肘抵在石桌上,看著院子里的雪堆,思量片刻,才柔聲說:

    “丹青,今日之事,你覺得是不是還有哪里不妥?或者是不舒服,心里還有委屈的地方?你說出來,咱們再想辦法。雖然挽心,到最后也不肯道歉,但是,她也算是嘗到了惡果。”

    香巧贊同的點點頭,她們在門外見到章濤的那一瞬間,就知道,挽心的下場了。香巧伸手抓住丹青的手,聲情并茂的說:

    “青兒,雖然我尚不懂你們之間的情情愛愛。可是,你受的屈辱,我們都能知道,更為你憤憤不平。挽心說的話,你莫要放在心上,只要你自己開心,別人的看法、說法,管它作甚!”

    “是呀,丹青,走自己的路,讓人說去吧!再不行,咱們走別人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

    木語花贊同香巧的說法,點點頭,堅定的看著丹青,說道。

    丹青原本哭喪的臉,聽著木語花這樣說,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呵呵……小姐,路這么寬,我們走了,別人也一樣走呀!”

    木語花咂咂嘴,搖著頭說:“非也非也,此路非彼路。我說的路,那可是,這一條路上只能走一個人。若是霸占了別人的路,那個人,便無路可走!此路叫做人生,一個人的人生,得自己做決定。”

    “一路上,是否面臨坎坷,是否順風順水,我們沒有預知能力,但是,我們可以選擇,是否繼續走下去,還是調頭重新開始,都在自己的一念之間。其實,話又說回來,一條路走到黑的感覺,挺不賴得!”

    木語花說著,沒有看丹青,而是看著亭子外面的天空。她現在所說每一句話,都是自己的心情。

    一條路走到黑,說的不就是自己嗎?

    她選擇了這條和鄭葉熙在一起的道路,前方不正是盡頭嗎?死亡的盡頭,就是等待她的結果。

    “小姐,一條路走到黑,總是要付出代價的。有的代價,可能微乎其微,而有的,確是要用命來償的!”

    香巧知道木語花所思所想,看著木語花落寞的臉上,想要開口勸說,卻又不知道,如何勸說。

    “香巧,我知道,你是在擔心我。害怕最后我真不在了。死亡對于我來說,已經是個結果了!我之所以選擇和鄭葉熙在一起,那是因為,我不想在有生之年,有任何的遺憾。其實,若是我不中毒,壽命,也不過短短幾十載。都是要死,只是快慢問題。”

    丹青看著木語花,聽著她說的話,心中猛地顫抖,眼眶微紅,將一直藏在自己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

    “小姐,難道,你真的非要鄭大少爺在一起嗎?難道,就沒有余地了嗎?不是說,只要沒有深深地愛上,還可以救嗎!”

    木語花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丹青的秀發,柔聲說:

    “丹青,莫要再說那些,假設的事情了。這樣說吧,若是我沒有深深地愛上,又怎么會情毒蔓延呢?我也曾經想過,若是我沒有深深地愛上鄭葉熙,就這樣離開他,他會怎么樣?我又會怎么樣?結果思來想去,不得其解!”

    木語花站起身,走到亭子口,風寒風吹著,讓自己更加清醒,背對著亭子里的兩個人,繼續說:

    “其實,在這個時候,我是不選擇離開鄭葉熙的。我知道我這樣很自私,不為鄭葉熙以后著想。但是,如果有一天,鄭葉熙選擇不愛了,選擇離開我,我也不會告訴他,離開他我真的會死。”

    “不會的,大少爺對你的情誼,我們都看在眼里,他是不會離開你的!”

    香巧站起身,看著木語花凄涼的背影,慌忙說到。

    木語花笑了笑,沒有回答。其實,木語花知道,鄭葉熙是愛著自己的,究竟有多愛,她不知道。畢竟,那顆真心,木語花看不到。

    “怎么大冷天的,還站在外面?”

    木語花轉身,聞聲看去,司徒博和蕓娘剛好踏進院子里。

    說話的正是司徒博,他眉心緊皺,不怒而威。木語花對于這個爹,沒有任何情感,而他在自己面前質問自己,木語花自然不悅。

    木語花站在亭子里,冷聲問道:“司徒老莊主,來晚輩這里,可是有何吩咐?”

    香巧和丹青瞬間走到木語花左右,生怕司徒博是因為挽心的事情,來找木語花的麻煩。

    司徒博看著自己的女兒對自己拒人千里的模樣,宛如刀割一般。

    他這次前往杭州城,去了張婷的墓地,在張婷墓前,木府二夫人劉氏,自殺而亡。

    即便劉氏只是畏懼自己,才不得不引頸就戮。司徒博也很樂意看到這樣的結果,只要劉氏就死,他不在意自己是不是拿著木憶雪的命,威脅劉氏。

    木語花還不知道劉氏已經死了,司徒博也沒有打算將這件事情告訴她。

    司徒博沒有回答木語花,抬腳往房內走,走上臺階的那一瞬間,背對著木語花,大聲說道:

    “進來,我有話說,旁人就待在外面!”

    司徒博口中的旁人,自然指的是丹青和香巧,因為蕓娘已經跟著司徒博走進了房門。

    “小姐,你自己去,會不會……”

    丹青不放心,拉著木語花的衣袖,不愿意撒手。木語花微微一笑,搖搖頭,輕聲說道:

    “無礙,你們在這里等著我,如果餓了,就去前面找些吃食,或者去鄭葉熙那里玩會兒。放心,不管怎么說,他還是我的,親生父親,不會把我怎么樣的。”

    “嗯。”

    香巧和丹青點點頭,看著木語花走進房間,兩人不約而同的坐在亭子里。在不知道木語花那里是什么情況,她們二人斷然不會離開這個院子半步。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现场直播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