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溺水

作者:孟白河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oxynxr.icu ,最快更新樂游客棧最新章節!

    爽瑯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歡張炳文,但是有一點肯定的是,她想遠離韓默。只要一想到他,自己就會著魔了一般留戀他的體溫。她甚至不喝櫻桃味道的啤酒,只為了忘記兩個人那段獨特的回憶。但是,并沒有如他所愿,韓默在他離開客棧的第三天,就又大張旗鼓的返回了。

    爽瑯正在兩米深的水池旁邊監工,孟蜀動用了十個工人,兩天的時間就把管道和池子坐好。客棧有一百平米的地方挖出了池子,遠遠地看像個泳池一樣,也確實如此。按照設計,平日里上面是升降臺的防腐木底板和白玉磚。人們無法發現這是一個泳池,只有晚上,燈光打開,水被渲染成淡淡的藍色,孟蜀可以一個人躺在獨角獸的游泳圈里,慢慢悠悠的品嘗著果酪。

    工人們離開建筑好的泳池,里面水緩緩地流動。爽瑯看著平靜的水面,卻有些膽戰心驚。孟蜀起身去叫祝赤,看看用他的功力,能不能像燒水一樣讓這一鍋涼水變成溫泉。只不過她剛剛上樓,爽瑯腳下一滑,“撲通”一聲落入水中。

    韓默推開客棧的門,本來想著不辭而別是一件十分不禮貌的事情,想向爽瑯解釋一番。結果正好看到爽瑯跌入水中,濺起一大片水花。

    她瞬間腦中一片灰暗,明明池中空無一物,卻感覺有無數雙手在抓著她的衣衫。爽瑯想要拼命的呼喊,卻無法冒頭。明明是自己設計的池子,但是摸不到邊際。鼻腔進水,耳膜鼓漲。

    在外人看來,爽瑯掙扎的樣子有些匪夷所思。明明可以輕松的爬上來,卻不知為什么在池子中胡亂拍水。她連救命都喊不出來。

    韓默想都沒想,直接跳入水中,摟著爽瑯掙扎冰冷的身體。他又從水中輕巧的縱身一躍,抱著顫抖的爽瑯,輕輕地放在院子里的藤條沙發上。她雙眼緊閉,臉色發白,神情痛苦。韓默看著昏迷的爽瑯,一手扶住她的前額使頭盡量后仰,另一只手捏住她的鼻子。深吸一口氣,又對著她柔軟卻冰冷發紫的嘴唇連續吹氣。

    在他觸碰到爽瑯嘴唇的那一剎那,他仿佛感覺自己被天雷集中一般,全身上下透著疼痛和酥麻。他瞳孔一下收縮,心臟驟然停了兩下。爽瑯猛然驚醒,正對上韓默那雙詫異之中,卻又深沉的眸子。她全身無力,手用盡全身的力氣,靜靜地撫摸上韓默棱角分明的臉。

    有留戀,有不舍。

    孟蜀連忙跑下來,拿著自己的毛巾和毯子。心中暗暗想到,這韓默,明明可以把爽瑯體內的積水從口中用妖力導出來,非要嘴對嘴來這么一茬。男人啊……她感嘆著,回頭看了看拿了一件干浴袍下來的祝赤。白了一眼。

    “和我有什么事。”他小聲抱怨著。

    韓默接過毛巾,為爽瑯擦干濕漉漉的頭發。“還好你沒事了,我如果晚了一步可怎么辦?”他溫柔的聲音,卻扎在了爽瑯的心里。

    即使沒有力氣,爽瑯啪的一聲,擋住了韓默的想要撫摩的手。她冷冰冰地說了一句:“不用你管。”

    “爽瑯。”韓默眉頭一皺,“我知道你對我心有不滿。”

    她側過頭去,沒有看他。

    韓默嘆了一口氣,稍稍把她扶起來。爽瑯身子軟軟的,只有任由他擺布,但是眼神充滿了仇視,前些天溫柔如春風的目光已經全然消失不見。

    “我知道,上次的事情是我的錯……”韓默擦著她的頭發,默默地說道。

    然而,爽瑯從跌入池中的那一剎那,身體中似乎迸發出來了另一種記憶。是一種掩埋于內心深處的恐懼,讓她全身戰栗。她覺得自己要死了,要葬身于江河之中。已經忘卻了那不過一個小小的水池。腦中有聲音,如山谷回響一般環繞在爽瑯的心頭。

    她把那句話重復出來,毫無感情的陳述道:“你們都想害死我。”

    她話音剛落,自己就吃了一驚。

    那句話不是她說的,卻又從她嘴里惡狠狠的吐出來,就連語音語調都變換了。像是人間那些都市傳說和附身的鬼故事一樣。她對上三個人錯愕的臉,卻又不受控制的說了一句:“把我扔下來,讓我獻祭,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聲音之中似乎帶著嘶吼。

    就連韓默,也輕輕一震。

    “爽瑯,你怎么了?我們從未想過要害你啊。”祝赤在一旁先開口了,看著她奇怪的樣子。

    爽瑯抬頭,眼神漠然:“是你把我扔下去的,難道不是嗎?你們,你們在座的每一個人,不都是盼著我死嗎?”

    她的眼神飄忽不定,似乎在場除了孟蜀、祝赤、韓默還有圍觀的幾十上百人一樣。爽瑯環視著,“救我做什么?”

    韓默一時哽咽,他震驚之余,竟然感受到了淡淡的安穩。不是從那悚人的語氣之中,而是這一字一句,讓他感受到些許的安心。似乎,他早就在等著有人說出這匪夷所思的一段話。韓默擦著她的身上,鬼使神差的又接了一句:“是我救了你,我與他們不同。”

    “你這話什么意思!”祝赤一聽,火冒三丈。他要沖上去問個明白,這兩個人怎么說話陰陽怪氣的。但是被孟蜀攔了下來,全場也許只有她一個人知道發生了什么。

    爽瑯怕水,也許曾經的算命先生說過的話不錯,她確實是因水而死。如今碰到了與前世相同的場景,而曾經陪伴的人今朝也在身旁,如此可能塵封的記憶就被激發出來。只不過,孟蜀并不知道爽瑯曾經受過什么樣的刺激。

    難不成,被人扔到河里獻祭了嗎?

    那得是多少年以前的惡劣民俗了?

    韓默剛剛說完那一句話,爽瑯又一下子到頭昏迷了過去。

    “送到屋子里吧。”孟蜀回頭,就聽見客棧門外當當當的有人砸門,喊著:“開門開門!”

    她抬手,門自動解鎖。眼前站著的正式爽瑯剛剛承認的新男友——張炳文。

    他本來是接爽瑯下班,兩人吃一頓好的。

    結果卻看見自己的女朋友躺在其他男人的懷抱之中。

    一瞬間,張炳文雙目赤紅,怒氣沖天。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现场直播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