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滅滿門

作者:草本萋萋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oxynxr.icu ,最快更新那個美人有點毒最新章節!

    裴璃有些魂不守舍站在風雨樓的門口,她想去白府看看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可是。

    “算了,還是去看看吧!”裴璃自喃了一聲便拎著裙擺朝白府跑去。

    希望白遺玉希望不要出任何事,既使白景清真的有可能和落村之事有關,可是回想當初那個不想菩薩落淚讓天下蒼生受苦而去修屋頂的白遺玉時,裴璃依舊狠不下心來。

    皇宮,金殿。

    鳳顥一襲龍袍頭帶皇冠,雙手扶背的站在金殿外。此時蘇瑾早己經回了宮,默默的站在鳳顥身后。

    “怎么樣。”鳳顥的目光注視著遠方淡淡的問道。

    “回皇上白府的家底確實十分富裕。”蘇瑾低著頭恭敬的回道。

    目光看了一眼自己腰間的荷包,然后略微幾分心痛的拿了出來緩緩遞給了鳳顥。

    鳳顥接過荷包將其緩緩打開:“果然連送給你的東西都抵尋常人家好幾年的用度了吧!”

    鳳顥一邊說著一邊將荷包丟給了蘇瑾:“既然給你的,那么你就好好收著吧!”

    話音剛落便見一只信鴿飛了進來,鳳顥眼眸一沉:“去看看。”

    隨既身邊的一位宮人便將停留在地面上的鴿子捉住,然后緩緩將鴿子腳上的信件取了下來為鳳顥呈上。

    鳳顥接過信件看了一眼,然后大步朝金殿走去。蘇瑾瞧著鳳顥臉色十分不好,估摸著肯定要發什么大事。所以此時也斷斷不敢瞎出聲。

    很快鳳顥就在一堆奏折中找到了一本淡藍色的奏折,他快速的將奏折翻了一眼,然后出聲。

    “白府上下不留一人活口,給我全殺了。”

    “皇上,這樣不好吧!”蘇瑾也不知道奏折上究竟寫的什么內容,竟然讓皇上直接要滅了白府。

    鳳顥陰戾的目光看了蘇瑾一眼:“好和不好是朕說了算。”

    “哼!”還沒等蘇瑾硊下磕頭,鳳顥就甩了甩衣袖大步離去。

    風雨樓。

    “皇姬沒有尋到裴璃,聽人說她往白府的方向去了。我們要不要也去?”將風雨樓上下都尋了個遍的櫻桃對著朝陽說道。

    朝陽不語。

    “既然沒人,那我們便回云殊國吧。”站在風雨樓大門外的朝陽目光看了一眼前住白府的方向,姜嫄以后我們還會在見嗎?

    此番回云殊國朝陽就會向皇祖母請求,讓她放了姜府一家。

    當初如果沒有白淑嫻,她可能真的挨不過那年的饑荒。后來進了姜府當了姜嫄的貼身丫鬟,雖然姜嫄待她也十分不錯,可是她真的想家。

    “唉!”朝陽輕輕嘆了一聲,便坐上了馬車。

    云殊國獨有的云鈴隨著馬車的移動緩緩作響,鈴聲穿過了大街小巷,飄進了哀樂一片的白府。

    白遺玉還沒有聽完云蘭講的一切,便聽見外面吵鬧哭喊聲四起。

    遂,便邁著步子大步走了出去。

    一陣陣熟悉的血腥味迎面撲來,小枝的尸體正躺在不遠處,而她懷中還抱著一人的尸體是小丫。

    “姑娘小…。”

    白遺玉還沒有緩過神來,便看見云蘭生生為自己擋了一劍,隨既倒地。

    “為什么!”白遺玉看著拎著劍朝自己緩緩靠近的人,這人她認識。

    是衛季,衛西子衛皇后的弟弟。

    “不是我們謀害衛皇后的,真的不是!”白遺玉不遠處安姨娘嚇得硊在地上磕頭求饒道。

    然后毫不起作用,衛季一個手勢安姨娘旁邊的人就將她的頭砍了下來。

    “這可是京城。”白遺玉氣憤得咬了咬牙對著衛季說道。

    “可是下令殺你們的也是當今天子。”衛季看著氣急敗壞的白遺玉聳了聳肩說道。

    “真的沒有想到,衛蒻竟然是云殊國的人。呵呵!”衛季又說道。

    白遺玉氣得渾身發抖雙手緊緊握著:“別忘了你也姓衛!”

    “我嗎!”

    “對呀!所以為了表示我對南朝的忠心,所以我特意請求殿下讓我帶兵屠盡白府。”江季雙眼睜得老大的眨了眨,然后帶著笑意對白遺玉說道。

    “美人,你聽聽慘叫的聲音多美妙呀!”江季拎著刀一步一步朝白遺玉靠近。

    “真舍不得殺你,可是……。”

    “別傷我姐姐。”渾身是血的白景清抱著一塊石頭瘋狂跑過來。

    “不自量力。”衛季揮舞著刀朝白景清刺去。

    “景清。”白遺玉立馬撲了過去,刀入腹中將白衣染成了紅色。

    “砰。”白景清趕緊丟掉石頭抱住白遺玉。

    “姐姐。”白景清輕聲喊道,此時淚水早己經蓄滿了他的眼眶。

    “去池塘,活下去。”白遺玉堅難的吐口了這幾個句,而后拼盡全身力氣朝衛季撲過去。

    衛季沒想到被他刺了一刀的女子竟然還會有如此大的力氣朝她撲過來,隨既又朝白遺玉刺了幾刀。

    然后大步來到池塘邊看著染紅一片水面低聲罵道:“該死!竟然跑了一個。”

    當裴璃趕到白府時映入眼簾便是一片又一片血漬和隨處可見的尸體。

    “姑娘!”裴璃小心翼翼的翻著每一具尸體的面孔,都不見白遺玉便不由出聲喊道。

    一片冰涼的東西落在了裴璃的臉頰上,她緩緩抬起了頭便見四季如春的南朝開始下起了雪花。

    “姑娘!”裴璃看著雪花腦中閃過一段段回憶,心不自主慌亂了起來。

    “待以后我當了女官便帶你回家如何!”

    “我們一起去看云城的雪景。”

    “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只要你愿意。”曾經那些話一句句不斷的在裴璃腦海中閃出。

    “姑娘!你在哪里。”裴璃雙目含淚瘋狂喊著,找著。

    終于在一處假山旁裴璃看見了白遺玉,裴璃趕緊跑了過去將白遺玉冰冷的尸體抱在懷中嚎啕大哭。

    跳入水里的白景清并沒有順著暗河離開白府,而是偷偷的藏在了水底。

    因為他受傷太嚴重了,憑自己現在的體力可能還沒有游出去就因體力不支暈過去從而被河水淹死。

    如今的他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給父母報仇,給姐姐報仇。

    “救,救我。”聽見外面沒有了聲響。白景清微微露出了頭就看見一位女子抱著姐姐的尸體哭泣,那個女子他認識這才出聲呼救。

    裴璃聽著有人呼救以為是白遺玉活過來了,可是定眼一看是池塘中的人在呼喊。

    白景清只覺得突然旋暈了起來,然后兩眼一黑便沉了下去。

    “救還是不救。”裴璃腦中閃過這句話。不救,他是害死落村所有人的兇手。

    可是。

    “噗通。”

    裴璃還是跳了下去,將白景清救了起來。

    多年后白景清問裴璃為什么知道了真相還要救他,裴璃問道:“因為你是她的弟弟,也是我的弟弟。”

    白景清不解,裴璃又道:“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只要你愿意。”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现场直播开奖